當前日期時間
當前時間:
電話:0635-6820388
傳真:0635-6821399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總經理:13326356658
技術咨詢:400-9685-879
地址:山東省陽谷縣石門宋工業區
 
 
文章正文
以農民為主體 讓農民能受益——訪農業部部長韓長賦
作者:admin    發布于:2013-09-17 10:27:21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 新華網北京9月1日電 農業現代化之路怎么走?由誰來推進?未來中國農村將是什么樣的結構?日前,農業部部長韓長賦就這些關系“三農”發展的重大問題接受了記者采訪。

“這匹駿馬有一條腿短,而且這條腿是基礎支撐的腿”

記者:黨的十八大提出促進“四化同步”發展。農業現代化處于什么位置?

韓長賦:工業化、信息化、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“四化同步”,是國家現代化的重要歷史進程。如果比作一匹駿馬的話,現在是三條腿長一條腿短,而且這條短腿還是后腿,是基礎支撐的腿。中國發展不平衡、不協調,最突出表現在城鄉關系、工農關系,說到底是農業現代化發展滯后,新農村建設滯后,農民的收入、素質提升、權益?;ぶ禿?。

農業在GDP中的比重在下降,還會進一步下降,這絲毫不意味著農業的地位會下降。不管怎么發達,吃飯的事少不了;不管如何先進,農民問題必須解決。越是加快推進工業化、城鎮化,就越要重視農業現代化。否則,發展的步伐就會不穩。

記者:新時期處理工農、城鄉關系,應注意什么問題?

韓長賦:改革開放30多年來,中國農業發展取得巨大成就,特別是新世紀以來糧食生產“九連增”、農民增收“九連快”,形勢可喜,中國現代農業之路有了良好基礎?!八幕健筆歉齬丶?,離開工業化、城鎮化,農業現代化不可能實現。如果工業化、城鎮化無償、低償索取農業資源,農民“錢從哪里來,人往哪里去”的問題解決不好,農業現代化進程就會受到制約,反過來影響工業化、城鎮化進程。

過去統購統銷時期,工農產品“剪刀差”讓農民做出很大貢獻和犧牲。現在這個問題解決得比較好,但要素交換“剪刀差”仍很突出。比如土地被征用以后,巨大的增值收益沒有多少落到農民腰包。農民工工資有所增加,但同工不同酬,而且很多人沒有社保。農民對工業化、城鎮化還是凈貢獻。這個問題要逐步解決。

“前進步伐慢不得,急不得”

記者:與西方發達國家相比,中國農業人口多、基礎薄弱,農業現代化如何考慮這些國情因素?

韓長賦:中國搞農業現代化,要重視中國國情,立足中國特色。中國不同于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大規模的農業現代化,他們農業資源多,而且有強大的工業裝備和城市帶動;也不同于日本、韓國等東亞國家的現代化,他們的農業人口規模比較小。比如韓國上世紀70年代總人口才3000萬,十年“新村運動”就改變了農村的面貌。中國是在小農經濟基礎上發展起來的,新中國成立之初,90%是農民,直到1980年城鎮人口才占19%。現在統計數上城鎮人口過半了,但實際上農民還是多數。如此眾多農業人口的現代化在世界上是沒有先例可循的。

獨特的國情決定了中國農業現代化慢不得,也急不得,需要一個較長的過程。發展現代農業,沒有一定規模就無法搞農業機械化,也難以和市場對接。所以中國農業也要走規模經營的路子。但規模經營必須建立在農民大量轉移基礎上。如果農民沒有轉移出去,沒有成為市民,土地過度規?;嵩斐紗罅渴У嘏┟?,帶來嚴重的社會問題。規模經營的速度、程度,要和農民轉移相適應、相同步,因勢利導,順勢而為,不能定任務、下指標,更不能強迫命令。

記者:中央“一號文件”提出要發展家庭農場。中國的家庭農場與西方國家有什么不同?

韓長賦:家庭農場是西方國家農業主要模式,其本質是家庭經營。家庭經營既能適應傳統生產力,也能適應現代生產力,不存在搞農業現代化就要改變家庭經營的問題。中國也需要在家庭承包經營的基礎上發展家庭農場。中國的家庭農場要強調適度規模。美國家庭農場動輒幾千畝地乃至上萬畝地,我到過巴西、阿根廷,一戶家庭農場3000多公頃。中國不可能搞那么大規模。目前,每戶農民才半公頃地,如果一個家庭農場搞到1000公頃,就意味著2000戶的地給一戶種,其他人干什么去?都找到出路一定是一個很長的過程。所以中國搞適度規模經營是國情決定的。

搞家庭農場,要考慮后續配套問題:家庭農場是不是法人?有哪些扶持引導政策?尤其是要有社會化服務。西方家庭農場社會化服務健全,拖拉機壞了,打個電話就有人來修,打藥也有專業隊伍服務,“秋后算賬”。這方面我們的差距還比較大。

“讓中國人吃飽吃好,讓農民真正富裕起來”

記者:我們的農業現代化要追求什么樣的目標?

韓長賦:中國農業現代化,第一要保證十幾億人口的糧食安全和重要農產品的有效供給,讓中國人吃得飽吃得好。第二要讓農民富裕起來,轉移出去,分享工業化、信息化、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成果。離開這兩條,農業現代化就會走偏。從深一層說,中國農業現代化,不僅要解決農業問題,還需要解決農民問題;不僅要考慮產業經濟問題,還需要考慮農村社會問題。

中國人的飯碗要牢牢地端在自己手里,生產能力要基本建立在自己身上。這兩者密不可分。這也是“底線思維”。當然,保障糧食安全并不是“萬事不求人”。要在優先保證主糧自給的前提下適當進口。以大豆為例,加入世貿組織時,大豆進口只有1000多萬噸,現在超過了5000萬噸。當時全國大豆面積有1.4億畝,現在只有1億畝,其他的改種了玉米和水稻,產量更高、效益更好、農民更愿意、國內更需要,那就順勢而為。入世后勞動力密集型產品,如水果、蔬菜、水產品、禽類等出口增加;資源型農產品,如大豆、食用油、蔗糖等進口增加。這是進出口結構的積極變化。

西方國家糧食概念是指小麥、稻米和玉米三大谷物,中國還包括大豆和薯類,馬鈴薯和地瓜。目前,我國三大谷物平均自給率在98%。大米和小麥的進口主要是品種調劑。玉米將逐步適當擴大進口,因為隨著肉蛋奶消費增加,飼料用糧需求也會增加。此外,玉米產業鏈條長,產品上千種,玉米深加工擴大,也會帶來新的需求。

記者:那么,農民收入問題呢?

韓長賦:農民進一步增收的難度比較大。農民收入主要包括家庭經營收入、工資性收入、財產性收入和轉移性收入四部分,基礎還是家庭經營收入。現在人力、生產資料成本都在上升,農民收益空間受到擠壓。要加快發展現代農業,提高這一塊收入。起碼要做四件事:推動科技、裝備、種子和農機化水平提高,建設高標準農田水利,搞好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,培養新型職業農民。而這四個方面都需要國家政策扶持,也是農民增收的新動力。西方發達國家農民收入中來自政府的補貼占很大一塊。再一個就是增加打工收入,提高農民財產性收入等。

“農民是發展現代農業的主體”

記者:近年來,越來越多的經營主體進入農業。那么,農民的作用是否有新的變化?
韓長賦:我們是“三農”,不是“一農”。大企業到農村“反租倒包”,只能雇一小部分農民,其他農民怎么辦?發展現代農業,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作用點、結合點在經營主體,培育新型經營主體是一條基本途徑。誰來當主體?我看還是要以農民為主體。如果新主體把農民排斥了,農業現代化不是農民搞出來的,是外面造出來的,農民問題還是沒有解決。

要發展種植業大戶、養殖業大戶、農民合作社特別是專業合作社等,讓他們來當主體,引導土地向種田能手集中。新型職業農民為主的經營主體加上社會化服務組織、產業化龍頭企業,這就是發展現代農業的新型經營體系。

記者:企業如何和農民分工呢?

韓長賦:企業投資農業,我們是鼓勵和歡迎的。但企業投入農業經營,需要和種植養殖農戶、家庭農場、專業合作社對接。比如,農民經營大棚種植蔬菜,不一定自己育苗,龍頭企業可以辦;農民養雞不必自己去育雛,養豬也不需要自己去賣豬,可以與企業訂單合作。工商企業不一定非要種地,搞產前、產中、產后服務,搞種苗、流通、加工、銷售,企業和專業大戶、家庭農場在產業鏈條上合理分工,可以互利共贏,可以推動產業現代化。

“到那時,農民不再是一種身份,而是一種職業”

記者:有一句話說,農業現代化就是要減少農民。農民會減少到什么程度?

韓長賦:富裕農民需要減少農民。隨著農業現代化推進,農村人口肯定要減少,但是不會少到像西方一些國家那樣。到2030年,我國人口峰值為15億人,如果那時城鎮化率到了70%,意味著農村還有4億到4.5億人,農村勞動力大概是2億人,其中種地勞動力大約4000萬到5000萬人,還有一部分人從事畜牧業,還包括農產品初加工、儲藏、運銷等圍繞農業的就業。

記者:農民生活會有什么變化呢?

韓長賦:到農業現代化實現時,個別大農場可能會出現,但基本構成還是適度規模的家庭農場。農民不再是一種身份,而是一種職業,是農業產業從業者。農民種地會有社會化服務,科學化、機械化、組織化程度比較高,勞動強度也不會太大,種地收入不比打工差,不比城里人差。房屋建筑現代化,道路通到家門口,農民勞動一天能洗上一個熱水澡。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實現均等化,子女上學、醫療、養老等和城里人沒多大差別啦。這是中國農民的愿望,需要經過持續的努力才能實現。(作者:趙承 董峻 來源:新華網)

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2013-2016 山東賽邦農藥科技有限公司 友情鏈接:冬棗樹苗